金属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方周末三大运营商高层对调的逻辑

发布时间:2020-02-11 07:18:39 阅读: 来源:金属床厂家

平地乍起惊雷,传闻迅速变现,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的高层之间忽然来了个乾坤大挪移式的交叉换位。

上周五,国际知名投资银行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向客户发出报告,称国资委将对三大电信集团的高层进行对调。具体方案为:中国移动集团副总经理王晓初调往中国电信集团,接替即将退休的周德强出任集团总经理;联通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建宙前往中国移动集团、就任总经理,原集团公司总经理张立贵退休;电信集团副总经理常小兵调往联通集团,晋升为董事长。

这条消息经香港媒体报道后,迅速在国内电信市场激起巨大反响。在各方还在为消息的准确性作出各种推测时,本周一,王建宙、常小兵、王晓初正式履新。

中国网通由于正处于海外上市的关键时刻,从而得以脱身这场电信业的“高层大换位”。

关于此番人事之变,国资委并未作公开解释。有消息称,国资委借周德强和张立贵行将退休之机会,对三大电信公司高层做洗牌式变动,目的是为了能够引导电信公司之间的理性竞争,改善电信公司的回报状况。当这三位老总履新后,将有机会从竞争对手的角度,来审视目前竞争的惨烈国内电信市场,进而能够理性制定策略,避免过度竞争。

也有人推测,人事调整是在为发3G牌照作准备,并有助于内地电信业的进一步整合。比如说,王晓初有多年海外工作的经验,这些经验对于中国电信即将展开的3G业务尤为宝贵,常小兵加盟中国联通,则有利于拯救联通的固网业务。

不过,考虑到中国电信业这些年一直推行的市场化改革路径,三大电信公司在市场上又互为各自利益的竞争对手,此番高层大换位逻辑似乎又有不够连贯之处。

其实,官员对调时而有之。这些做法包括官员异地任职的规定在内,主要旨在防止滋生腐败或裙带关系等。三大电信公司高层固然身在企业,实际上是享受部级或副部级待遇的官员,互相对调无可厚非。此外,三大公司都是中央大型直属国有企业,归国资委管辖。对其高层人事的任免,国资委自然有权决定。

但是,三大公司主事人虽享有官员待遇,电信企业毕竟不是政府部门。

首先,1990年代初的邮电分家,组建中国联通起,中国电信业开始打破垄断,引入竞争。其间电信业格局一变再变,重要事件包括中国移动与中国电信分家,中国电信又拆为南北两个公司,以及后来的北方公司与原来的网通公司重组后成为新的中国网通集团。

其间虽多有波折,但市场化改革的脉络却清晰可辨。数年改革的结果,确实提高了电信业的竞争水平,像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在移动市场上对决,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在固话市场上角逐。

竞争看得见结果是资费水平下降,服务水平相对提高,普通老百姓从中获益不少。当然,由于竞争激烈,电信运营商们为各自利益而战斗,有的不惜大幅降低价格,甚至发生过砍断对方电缆等恶性事件。这也许是决策者所担心的过度竞争问题。

但是,必须看到,经过多年市场化改革,中国电信业市场仍然存在着诸如政企不分、产权不明以及霸王条款等因素,行政性因素仍然困扰着电信业的快速发展。现在三大集团下面都有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政府却直接动用干预之手对重要人事予以互调,对海外投资者的判断或许产生影响。

其次,此次涉及的常小兵、王建宙和王晓初,随着在电信业内均是一方头面人物,但他们的影响力还是局限在其现有公司内。作为原来的高层,他们无疑都掌握原有企业大量商业机密。履新之后,他们除了需要重新树立自己的权威,熟悉新公司的企业文化和业务外,可能还会面临着两难选择,即如何对待自己原来掌握的商业机密。

当曾经的东家成了竞争对手后,很难想象这种商业机密还能不被泄露、研究和利用。由于原有的竞争策略不可能一朝而变,三大电信运营商之间的竞争,有可能会成为一场彼此没有秘密的较量。从经济学角度看,这并不符合优胜劣汰的竞争法则。

其实,真正要解决所谓电信业务的过度竞争,换将也许不是最佳办法,关键在于完善监管法律法规,并提高监管水平。比如,对砍断电缆者,就要按相应规则坚决处理。在此规则许可的范围类,各电信运营商之间只要是正当竞争,就应视为市场经济的应有之义。

广州筹划税务合理避税

深圳筹划税务公司

广州注册公司平台

深圳代理记账服务

中山代理记账

广州筹划税务合理避税

中山注册公司变更

深圳注册公司管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