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吴宇森肿瘤康复首露面感叹华语电影无大片

发布时间:2020-03-30 17:27:08 阅读: 来源:金属床厂家

吴宇森肿瘤康复首露面感叹华语电影无大片

吴宇森对话新浪娱乐

今年5月,一则吴宇森罹患喉癌的传闻震动电影圈,虽然老友兼制片人张家振第一时间辟谣,但因导演本人一直未能现身,还是让不少媒体和影迷心怀疑虑。7月19日,康复回京的吴宇森独家对话新浪娱乐,宣布明年开拍《生死恋》之前会先拍一部西片《独行杀手》,同时对当下中国电影的现状进行了一番点评,最后感叹:我们还没有真正的华语大片。

澄清病情 《生死恋》明年初开拍

今年是张彻导演逝世十周年,新浪娱乐6月18日在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举办张彻与电影大工厂时代 论坛,为此专门邀请曾追随张彻并深受其影响的吴宇森导演,但由于他正在美国治疗遗憾未能出席。时隔仅一月,吴宇森康复回京,特地对话新浪娱乐回忆与恩师张彻工作交往点滴往事(详情请关注近期即将出版的内地复旦大学版《武侠大宗师:张彻》),长达四个小时的访问,导演谈锋愈健、劲头不减,足见复原良好。与此同时,他也澄清了自己的病情并透露新片近况。

在这里要感谢北京的几位医生,是他们发现我颈部有肿瘤,还好是良性,但如果再晚一步的话,就可能恶化了。后来我的治疗因为迁就工作的方便去了台湾和美国,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和修养,现在身体基本恢复健康了。在发现有这个症状的时候,我不想引起太多的猜想,也免除亲戚朋友的顾虑,所以就没向外面公布,但上次的新闻一出来,引起了那么多人的注意,我是预料不到的,再次谢谢所有网友和影迷对我的关怀,我现在复原真的很好,我会以后更当心一点。

生病之前,我正在筹备制作《生死恋》,本来已经开始筹备搭布景,演员已经在一个一个就位了,因为我的病情,我的医生团队主张修养一段时间,所以工作暂停。那个时候,我也没料到,中国电影发展得太厉害了,那些演员同时也有其他的戏在拍,《生死恋》一暂停他们就纷纷先拍别的戏了,为了演员的档期,我们会在明年年初继续拍摄。

再战西片 《独行杀手》万事俱备只等演员

拍《生死恋》之前,吴宇森今年会先拍一部西片,就是重拍法国导演梅尔维尔的经典之作《独行杀手》。这部片去年就讲好了,剧本写得还不错,是法国和美国的公司。《独行杀手》是冬天的戏,冰天雪地,在德国拍,我这里完了就回去看外景,就等男主角了。

拍完《赤壁》之后,吴宇森一直没有再拍西片,说到原因,他坦言与美国现在的电影环境有关:好莱坞现在只有两种电影,一种是大特技电影,一种是非常小成本的喜剧,没有中间(中等成本)的电影,所谓中间电影就是《独行杀手》。难得他们有兴趣,但问题是我们想要的演员都去拍那些大片了,就是大特技大漫画改编过来的,我几年以来推掉的就是这种戏,好不容易选上《独行杀手》,结果也是演员比较困难,搞不好又会倒过来拍《生死恋》。

吴宇森数了数他的拍片表,除了《独行杀手》和《生死恋》,还有中影的《飞虎队》和翻拍日本名作《野兽的青春》,铃木清顺这部要重拍成英语片,他们建议拍3D,这个可以考虑。

吐槽乱象,有的导演连分镜头都不会

近几年,从好莱坞回来的吴宇森耳闻目睹了华语电影圈很多怪现象,一向温和的他也忍不住吐槽,最让他受不了的是现在年轻导演居然连镜头摆在哪里都不知道。我听说有些年轻导演很容易得了机会,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也不知道镜头摆在哪里,这些情况外国也发生过,外国的老板和制片如果知道这个导演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话,会很惊慌。我也听说,有些导演是副导演帮他分镜头。这些情况以前是不会发生的,我们那一代被训练下来,动作戏都是我设计镜头,我跟动作指导在场地中央,两个人拿着枪(是玩具枪),怎么样打怎么样跑怎么跳怎么开枪,我镜头怎么拍出周润发拿枪姿势的美感,就是张彻那样的大导演,也是自己分镜头的,这是一种工作态度,我们到现场就清楚,我的风格是什么!

我们(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导演,拍摄一部电影非常用心非常仔细,每个画面都很有自信,追求完美。所以,我们拍戏的时候,要求很严格,在拍摄现场,我们不会让演员过度控制,我听说现在有些人拍戏,明星来控制导演,有些导演被明星牵着走。说到这里,吴宇森一脸不解的神情。

检讨得失 我们还没有一部真正的华语大片

刚出道就跟过吴宇森的陈可辛导演曾经说过:提起John Woo(吴宇森英文名),就是拍大片的,这是大家的共识。正因如此,当听到在好莱坞拍过《变脸》和在内地导过《赤壁》的吴宇森说我们还没有一部真正的华语大片时,震撼之余,也多了几分当事人检讨的诚意。

不客气的讲,我觉得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一部真正的华语大片。其实有一部,可能很多人都不同意的,就是张艺谋的《活着》,有大片的格局,是一个大时代里的故事,有大片那份感觉。现在的大片,以为千军万马都是大片,我的《赤壁》也犯同样的毛病,剧本比较薄弱,太多的篇幅放在场面上,故事缺乏一种浓厚的人文精神,就是功力不足。我不好意思讲太多别人的作品,我只是觉得,到现在我们还没有一部像《七武士》、《阿拉伯的劳伦斯》那样的大片,我们的电影圈没有拍大片的气候,我们的工作团队没有拍大片那种熟练的技术,所以《赤壁》拍得很辛苦。大家没有过那种经验,在取景,在镜头角度方面,花很多时间去拍摄,不好再来过,再换过一个角度再去拍,没有大片细密的设计和计算的精准,制片的筹备功夫还是不够,应该有胡金铨那种画面的工整精确,还有导演创作者团队达不成大片的共识。除了技术,一些演员的演出,比较夸张,表演比较公式化,我怎样看都不像人家的大片来得那么自然,真实的感觉不够。但是大家在努力,年轻人不断加入进来,花更多的钱,更多的时间,让大家学习了解怎么去配合一部大片。当然,这纯粹是个人感觉,我并不处在一个批评的角度,我期待真正的大片出现。我们创作的环境和条件还是不够,制作方面还是有很多改进的空间。

现在是有点乱了。我们希望中国电影不要错失这么好的机会。我早就说过了,我们怎么都比不上好莱坞的,几年前我跟很多人讲过,年轻人会慢慢转向看西片。如果我们工作太容易满足的话,是蛮大的隐忧啊。作为专业电影人,吴宇森最后表达了和很多业内人士同样的忧虑,至于怎样解决,他没有说,对于一位已经六十六岁的影坛宿将而言,讲再多,不如拍好下一部电影来得实际。

栅栏道闸生产厂家

工地自动洗车设备

砂浆输送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