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整治跨界河涌花都追加36亿猬草

发布时间:2020-10-18 17:25:24 阅读: 来源:金属床厂家

2006年底才开始建设污水管道、兴建污水处理厂的花都区,在此次16条跨界河涌的污染治理任务中,领到了8条。花都的广佛跨界河涌治理工程有9个项目,共分74个子项,总投资约44 .03亿元,其中原计划投资7 .91亿元,整体方案设计后新增投资36 .12亿元。因为整治跨界河涌,花都区环保局否决污染项目后,还收到匿名恐吓。

花都没什么真正跨界的河涌”

广州在跨界河涌污染治理的任务中,白云区和荔湾区分别领到了4条和3条。白云区以及荔湾区的相关部门在谈起整治任务时,都能列举出一大堆难点。花都区领到的任务是另外两个区的总和,还有一条流溪河是按流域划分任务,花都也有份。

花都区的河涌分布情况和所有的区都不一样,花都和佛山交界的位置,极少看到有河涌分布,穿越两个区域的情况更少,芦苞涌出于防洪的需要在交界位置被水闸拦住了,曲九涌只有很短一段作为两个区域的区界。唯独白坭河从花都界内流出,成为广州和佛山南海的分界线。

广佛跨界河涌的概念,对于我们区来说,是很容易产生误导的。因为我们都没有什么真正跨界的河涌。”花都区水务局负责这项工作的总工程师赵辉这样表示。但就是这条流出花都区的白坭河,让花都区辖内有8条河涌被列为广佛跨界河涌的整治范围。分别是:新街河、大陵河、田美河、铜鼓坑、铁山河、天马河、雅瑶涌及白坭河。

治理任务没有白云、荔湾重”

为何如此?花都区的水系图给出了答案。花都区北面与从化和清远交界,属于珠三角平原与北部山区的过渡地带,北部山区的山水,顺流而下形成13条主要河涌,呈扇形比较均匀地分布在花都区辖内,并最终全都汇集到南部平原地区的流溪河(4条)与白坭河(9条)。

根据水系图,花都区的8条跨界河涌的治理任务,实际是对流溪河流域以及白坭河水系进行治理,相比白云区以及荔湾区的治理任务,虽然条数是另外两个区的总和,但真正的治理任务却没有白云和荔湾区重。目前花都区的规划、环保、水务、产业等部门在区委区政府的统领下,针对花都的情况,制定了一套组合拳”,赵辉所在的水务局主要负责部分水利工程建设。

现在的污染远超环境承载力”

根据广东省政府的要求,广佛跨界河涌需要在明年之前消灭劣五类水。广州市水务局相关人士表示,基于广州的实际情况以及工程的程序需要,广州市将完成这一任务要求往后延迟了一年,要求到2016年达到上述目标。

虽然花都区在这一任务中,并不像白云区那样焦虑,也不像荔湾区那样无奈,但花都区在打着自身的算盘”。花都区自身的发展已经迫切需要更大力度、更大强度的污染治理行动,其难度和复杂程度,让人难以看到一个清晰的完成任务的时间节点。

花都区环保局副局长杜洪标认为,花都区河涌污染的最根本的矛盾,是污染远远超过了环境的承载力而造成的。但花都区在广州市的空间战略规划布局中被定为广州的副中心,未来花都的中轴线一带还将建设一个新城区,计划承接广州70万-80万人口。

现在的污染已经远远超过环境承载力了,未来还要发展。哪里来的环境容量呢?这对矛盾怎么解决呢?”杜洪标说,以前一味发展,引进了很多电镀、漂染、印染等污染企业,结果到头来要花很大力气来关闭清理。花都区委区政府不希望再走过去污染发展之路,不仅要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治好跨界河涌的污染,而且要以更高的要求将现有的污染削减,并将新的污染挡在门外,为未来的发展腾出环境容量,引导花都走向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封堵暗渠 上游干净水直接到主涌

由于主要河涌的城区段在亚运前已经完成截污,因此此次截污管道主要是在河涌的上游。对于类似已经覆盖掉的八支渠,以及天马河上游的支涌,花都区水务局不再揭盖,直接将河道闸住,将上游干净的水源改道直接流向主涌。封死的水渠内污水,用水泵引到市政管网送污水处理厂处理。

针对流溪河流域花都段污水处理设施为零的情况,拟在流溪河旁边的北兴镇建设一个泵站,对流溪河流域的支涌进行截污,污水通过泵站运输到花东镇污水处理厂处理。花都区水务局总工程师赵辉说,流溪河流域的北兴镇目前尚未得到发展,人口密度不高,污水量不大,目前没有必要单独建一个污水处理厂,花东污水处理厂现有的污水处理率远远没有达到规划的要求,因此当地也提出来建泵站,将污水输送到花东污水处理厂处理。

目前已经初步完成了9条广佛跨界区域整治河涌整体方案勘察设计的招标、编制和评审。整体方案按照一年新进展,三年新突破,八年水更清”的要求,计划近期实现晴天污水全收集,远期实现初雨溢流污染收集,两个阶段后基本消除河涌劣五类水质。

引进产业环保部门要提前介入

杜洪标介绍,花都区没有大流量河流,环境容量小的局面一早就被认识到,因此之前在皮革产业以及引进相关产业时已经有比较严格的把关。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要求环保部门用更高的门槛将污染企业挡在花都区的门外。

杜洪标说,花都区委区政府成立了一个招商选资小组,在进行招商引资时,环保部门需提前介入,最终产业是否能够落地,需要经过环保部门的同意,在环保问题上花都区环保局拥有一票否决权。

杜洪标说,企业不能顺利落地除了会招来企业的怨恨,同时还会受到来自内部的压力。他说,地方在发展经济方面也不容易,辛辛苦苦引进一个企业进来,最终因为环保问题进不来,地方领导也会有意见。还有人通过中间人带话来威胁我们,说叫我们小心点,注意人身安全。我们也没办法,也只能按照产业规划和环境保护的要求来做。”杜洪标说,对于化妆品这样的名片”产业,他们已经组织企业进行座谈,帮助企业做好污染治理,同时在引进化妆品企业方面,只引进比较清洁、附加值高、规模大的企业。

执法监管实行网格化管理

地下电镀厂,此前一直是困扰花都区的重要污染源。两高司法解释去年5月份出来之后,规定有排污行为的也可以判刑。我们6月份就开始用这个办法。三个地下电镀厂有两个被判刑,结果在他们圈子里面传开了,大家都不敢来花都搞了,到现在再也没有地下电镀厂的投诉了。”花都区环保局执法人员介绍。

在执法监管方面,实行网格化管理,将花都区划分为6个片区,管理责任直接到人。只要不符合政策的就关闭,只要存在非法排污的就打击。杜洪标说,最近一两年来,关闭了40家电镀厂,其中29家是办过手续的,11家为地下电镀厂。此外,清理了788家养猪场,减少生猪存栏量11410头。

利用有奖举报、环保黑名单制度,加强执法。这个应该也会有些作用。一旦上了环保黑名单,这个企业很有可能被关闭取缔,对企业的经营就有会影响,企业还是比较在意的。”花都区环保局执法人员介绍。

规划将分开给水和排水系统

杜洪标认为,做好区域规划、产业规划以及环境保护规划是未来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目前,花都区环保局已经形成了空间布局的规划,将花都区划分为禁止开发区、限制开发区、有限开发区等区域。目前方案已经向花都区政府报批。

此外,花都区政府正在谋划给水和排水的规划。现在我们的给水和排水系统没有完全分开。所以我们的河涌既是排污渠,又是饮用水源渠,既是马桶,又是水缸,怎么能将饮用水源保护好呢?”杜洪标说,他们将努力改变这一状况。

将污染企业迁离水源保护区

杜洪标说,上述措施都是近期和短期的措施,针对从未来可持续发展的目标,花都区制定了中期和远期的计划。其中中期计划是调整产业结构以及调整产业布局。将有污染的企业迁离水源保护区,用清洁产业取而代之。

对散小乱的企业直接关闭,引导企业走向规模化集约化的道路。计划到2017年机场北延线以东、京珠高速以西的化工厂将全部搬离。在布局清洁产业方面,将利用花都区空港门户的优势,发展先进制造业、电商、物流、服务业、新能源汽车等产业,目前正在推进。

五招治涌

能否拒绝邻居转移的污染企业

花都区虽与佛山南海交界,但并无复杂水系相连,也没有严重的跨界河涌污染。但在交界区域附近,出现了另外一种污染输送模式。

杜洪标说,花都区的西南侧为炭步镇,其经济发展相对落后,而与之相毗邻的为佛山南海区,其经济发展远远走在炭步镇的前面。南海区出于经济升级转型,以及污染治理的需要,近年来在不断清理落后产能和污染企业。这些企业最自然的想法,就是向北不远处的炭步转移。

南海对污染企业、高能耗企业的清理与淘汰,邻近的炭步想要发展地方经济,对这些企业所带来的租金有着难以遏制的冲动,为企业提供了空间,对这些企业形成了吸引力。如何阻止炭步镇持续承接污染企业,成为需要面对的难点之一。

南海污染企业向邻近炭步镇的转移的情况,也发生在花都区的其他区域。其中白云区的化妆品企业,由于在花都可以获得更为低廉的土地租金以及劳动力,因此也自然地向花都区转移。

五问治水

城市名片”重污染如何监管

这一转移,让花都区在产业上和经济上得了实惠。在2013年的最后一天,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美容化妆品业商会副会长、广东省美容美发化妆品行业协会秘书长李莉女士代表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美容化妆品业商会向林中坚区长授予了中国化妆品之都”牌匾。

花都区政府的消息介绍,近年来,花都区化妆品产业的企业数量与产值年均增幅达13%以上,年初共有化妆品生产企业88家。产业布局以新华街为中心,向其他各镇辐射,逐渐形成了以化妆品制造为核心,包括化学化工、原料包材、包装设计、运输物流、广告营销、电子商务和美容业的产业链,成为远近闻名的化妆品之都”。

但是这张城市名片却是花都区重要的污染源之一。杜洪标介绍,化妆品行业产生的废水量并不大,只在清洗乳化罐的时候会产生大约十来吨水,但是其污染浓度非常高,而且其清洗是间歇、不定期的,在监管上有一定难度。

水污染处理设施太寒酸”

杜洪标介绍,从整体污染源分析来看,花都区的水污染来源中工业企业的排污占15%,禽畜养殖业养猪场和奶牛场等也大约占到15%、生活污水占比最大,大约占到六七成,另外还有部分的农业污染。

但是相比白云和荔湾,花都区的水污染处理基础设施的建设则显得非常寒酸”。花都区水务局总工程师赵辉说,花都区的河涌污染是渐渐污染的,人们在污染过程中似乎也渐渐接受了这一事实。

以前我们说,每天早上,人们起床后刷个牙洗个脸,那个污水就可以将田美河给灌满了。所以田美河又黑又臭,大家也觉得理所当然。”赵辉说,直到2006年年底,花都区才开始建立基本的污水处理基础设施的框架,在2010年,借助亚运会治水的机遇,才完成了6个污水处理厂、280多公里截污管网的建设。污水处理基础设施的框架才真正建立起来。目前,花都区主要河涌田美河、新街河等的截污只截了城区部分,上游依然没有截污,流溪河流域的污水处理设施还是一个零。

河涌变暗渠是否也要揭盖复涌

赵辉指着花都区的地图介绍,早期花都区的城区只是围绕花都区政府一带,贯穿城区的田美河主要承担着灌溉渠的功能。其中有一条八支渠从北部的平步大道附近一直平行田美河向南一直到田美村附近再汇入田美河。随着城市逐步向外蔓延发展,原来处于城市外沿的农田逐渐变成了城市,田美河以及其支涌八支渠下游已经没有了灌溉的需要。因此,八支渠和广州的东濠涌命运一样,被覆盖变成暗涌,河涌上建成了一栋栋建筑。

八支渠在哪儿?记者多方查找,最终,田美村附近一群树下闲聊的老人告诉记者,新华镇这些年盖了不少水渠,附近一带早没有小的水沟了,他们指点记者找到一处马路,说这里地下就是原来的水沟,没有被填,只是盖上了”。

赵辉说,除了八支渠之外,天马河的上游也有类似的情况。要像东濠涌一样揭盖复涌,就得拆掉河涌上盖的所有建筑,根本没有条件。拆迁拆一两栋楼还可以,整个村你怎么拆?”赵辉说。

突变保护区污染源难清理

与其他区所面临的情况不同,花都区还面临着一个难题。2011年5月省政府印发《关于同意调整广州市饮用水源保护区区划的批复》,将花都区部分原本不是饮用水源保护区的河涌列为了饮用水源保护区。此外加上《广州市流溪河流域保护条例》在今年6月1日开始实施,对流溪河流域也提出了更严格的保护要求。

南都记者沿花都区流溪河河岸走访,发现两边河岸风景秀丽,花都区将河堤打造成了绿道,沿河自然而然也发展起了一些农家乐餐厅。但污水并未直接排入流溪河,沿河只找到一家制造足球的企业,也没有工业废水产生。反倒是河堤外有大片的农田,其灌溉渠与流溪河相连,化肥、农药等随着灌溉渠进入流溪河。

我们经常在这一代巡查,但5公里的纵深这么长,肯定还有我们没有巡查到的。”花都区环保局一位执法人员表示。但是他认为,流溪河沿线的污染并不是很严重,更多的是政策性的要求而带来的。执法人员表示,沿河农家乐将要全部清理掉,没有水污染的足球制造厂也将关闭,这条绿道将不再有农家乐服务。更多最新三农资讯,请关注中国最大的--中国农药第一网。

治疗近视眼的医院哪家好

天津津门中医院治疗湿疹的费用

北京治疗咽炎的医院

济南治不育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