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连之惑受困于人口流失迫切需要产业升级

发布时间:2021-01-21 13:54:23 阅读: 来源:金属床厂家

大连之惑:受困于人口流失 迫切需要产业升级

1899年,沙俄工程师在青泥洼建设了大连最初的模型,那时候码头、火车站和几家银行就是大连;1949年,躲避了战火的大连,“经济总量全国前三”,那时候旅顺口加青泥洼就是大连;1999年,百年大连在旅、大的基础上,又拥有了金州、长兴岛、花园口、普湾等多个经济热点区域……但这是大连在经济上领先青岛的最后一年。

1899年,沙俄工程师在青泥洼建设了大连最初的模型,那时候码头、火车站和几家银行就是大连;1949年,躲避了战火的大连,“经济总量全国前三”,那时候旅顺口加青泥洼就是大连;1999年,百年大连在旅、大的基础上,又拥有了金州、长兴岛、花园口、普湾等多个经济热点区域……但这是大连在经济上领先青岛的最后一年。  2000年后的大连再没有超越过渤海湾彼岸的青岛。近年来,受困于东北的整体低迷和人口流失,大连更是逐渐失去了在渤海湾中的竞争力,与青岛、天津、唐山等港口城市的不断进取相比,大连俨然成了被遗忘在渤海湾角落里的工业之都。

大连的失落  2000年,注定成为大连历史的拐点。这一年,青岛经过多年努力,终于在经济数据上(GDP)逆袭了大连;这一年,大连开启了地产黄金十年;这一年,在大连市领导的帮助下,实德正式接替万达,成为大连足球的新东家……  2000年之后,曾经以“城市名片”著称的大连,逐渐丢失了它的那些名片。  “2000年以前,大连市领导的发展思路核心是围绕城市建设,认为只要把城市建设好,吸引外资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东北财经大学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杜两省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当时大连对外资非常看重,对国有企业的改造基本没有做任何工作。好的让利政策宁可留给外来的企业,也不愿给国内的企业,这让很多优质的国有企业失去了做大做强的动力,但是这个时期,大连并没有吸引到很好的外资企业。”  2000年后,面对失去的经济增速,大连表现出了对GDP的迫切渴求。  2002年,石化和软件两项此后深远影响大连的产业,开始在大连生根发芽。这一年,大连软件园迎来了第一家入驻的美资500强企业——GE金融国际服务亚洲集团(现在的Genpact公司);同一年,大连石化350万吨催化裂化装置和600万吨蒸馏装置等项目竣工投产。在2003年的《大连市政府工作报告》中,上述成绩被当做“为本届政府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的证明。   此后,石化与电子信息一直被当做大连的重点产业,着重打造。如今,石化与电子信息在大连已经被定义为与装备制造、造船同等地位的优势产业。  大连市软件行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大连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实现收入1485亿元,而大连同期的GDP总值为7655.6亿元,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已经成为大连的重要经济组成部分。  大连的石化产业发展同样迅猛,尽管遭遇了多次事故的影响,但扩大石化产业的步伐却从未停止。在2015年的《大连市政府工作报告》中,将长兴岛建设成世界级石化产业基地已经成为大连市2015年的目标和主要任务。  十年转型之困  虽然改革红利让大连飞速发展,但大连的前进步伐却也总是伴随着争议。  2000年之后,发展城市建设的理念逐渐被淡忘,取而代之的是“大大连”规划。按照当时发布的《建设“大大连”规划纲要(2003-2020年)》规划,大连开始“西拓北进”,西拓至旅顺,北扩至金州,城区面积急速扩张。  200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此后的8-10年间,大连“形成了以石化、船舶、现代装备制造和电子信息四大支柱的新型工业体系”。  但是,2010年7月16日,大连新港的大火扯下了大连石化产业的“遮羞布”。此后的时间里,大连石化产业问题不断,4年时间共发生8起石化事故。  一系列的事故也让人们开始反思问题所在,而这场反思运动中,矛头集中指向了对GDP的盲目追求崇拜,发展与自然的生态规则被忽视。  “不是大连发展化工有问题,相反可能是很正确的,因为大连有这方面的基础。大连的所有传统优势产业,其实只有化工在这些年得到了发展和继承。”杜两省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但是这些年大连在化工产业方面的发展过于盲目,缺少规划和必要的论证,盲目做大势必会付出代价。”  对GDP的盲目追求不仅体现在化工领域,电子信息产业的裹足不前同样是大连正在面临的问题。大连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提供的资料显示,2013年的大连电子行业已经进入“阵痛期”,行业已连续两年下探。  “不少日资电子企业失去了增长动力,我们认为结构问题是主要因素,这些企业很多是最早在大连投资的外资企业,其产品结构、设备、技术均需要更新。”大连市经信委一位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但杜两省则认为,盲目做大正是大连的主要问题。“大连直到前一阵还在喊着,要让造船的产能达到多少多少万吨,我认为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杜两省说,“那些钢材不是你的、船舶设计不是你的、柴油机不是你的、曲轴不是你的……都是人家的设计和零件,就是到你这焊一下,这样的‘最大’和‘第一’没有任何意义。”  杜两省表示,目前大连实现老工业基地的复兴,最重要的就是产业升级,“要在一个行业里走向高端,要做大做强。”  产业升级新机遇  在杜两省看来,大连和很多中国城市都犯了同一个错误,就是盲目学习别人的发展模式,而忽略了自身的优势和特点。20世纪90年代,大连热衷于通过城市建设吸引外资;21世纪之后,大连又热衷于布局新的产业支点。  “前几年大连的软件行业很火,通过引进英特尔也做出了一些成绩,但在发展软件行业方面,大连并没有独特的优势,大连能否熬过这个行业漫长的成长期依旧难以判断。”杜两省说。  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教授、国家八六三计划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设计专项专家组成员魏少军对大连的信息产业表达了同样的担心。“大连软件有着很大的潜力。在过去几年,软件业的发展理念有一个重大的变化,那就是软件即服务。大连软件业仍有不少从事服务外包的企业,想要发展必须要从产品开发转变为以信息服务为主。”  魏少军认为,大连是沿海城市,各项成本比较高,必须要把产业向高端迁移,找到新的发展模式,形成新的发展空间。  杜两省表示,同样需要把产业向高端发展的还有大连的造船业。“现在可以造船的港口是很多,但没有哪一家能在产业的上游做得更好。大连拥有大连理工大学、大连海事大学等高校资源,在海洋产业方面拥有人才优势,装备制造业又是大连的传统竞争力,升级造船产业应该是大连最容易做到的事情。”  现在是大连经济发展史上的第二次重要机遇——如何为产业升级。大连海事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刘斌认为,面对机遇需要的是更好的规划。  “大连已经错失了很多机会。”刘斌说,“比如,2006年国务院批准设立大窑湾保税港区,目的是凭借大连的优越地位、高度开放的政策环境等,有效地带动、引领、辐射和服务于所在的大连、辽宁及东北地区经济。但从目前的运作情况来看,保税港区面积狭窄、港区内外贸混合作业、作业效率低、保税功能难以发挥;在狭窄的面积上难以实施仓储、加工、中转、展示等保税功能,更不用说实施‘启运港退税’等政策,大连港保税港区已经变成了‘鸡肋’。这样的状态,应该要得到改变。”  大连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人士介绍,今年6月初,以大连市委书记唐军和市长肖盛峰为首的大连市党政考察团先后走访了上海和深圳。  “这次访问目的很明确,首先是招商,吸引上海和深圳的知名企业到大连投资;但更主要的是,去上海和深圳的自贸区学习一下,从而改变大连港的现状。”上述官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