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找份爱情不容易[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0:00 阅读: 来源:金属床厂家

大学时宿舍里五个女孩,黑黝黝的大姐做了我们的宿舍长。大姐只有一米五多些,瘦小的样子像个没发育好的小女孩。刚入学的那阵儿五个女孩基本都是一起行动,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在周末跑去看两部连映的电影。大姐真的是一个称职的大姐,虽然她比最小的我只大两岁,但很多我们想不到的事情大姐会想得特别周全。有时我甚至想如果自己是男生,一定找个大姐这样的恋人,生活中会少操多少心啊。

可让我不明白的是,到大一下学期,在我们几个女孩都陆续有男生约了后,大姐却一直孤独着。周末大姐或者到阶梯教室看书或者在宿舍听音乐,当我们谈起和男生约会遇到的种种好玩好笑的事情时,大姐和我们一起笑,但我却能感到笑容后面的落寞。后来我问了一个男生,那男生故作深沉地说大姐确实不错,待人热情细致周到,做姐姐可以但谈恋爱绝对不合适的。那时校园里男女生的比例大概是6∶1,大姐对男生的要求并不高,可一直到二年级上学期,我们几个女孩的爱情已经异彩纷呈,大姐还是一个人孤单着。

大二下学期返校后终于有老乡开始约会大姐,那是一个等待毕业的大四生,每天时间好像都非常充裕的样子。说实话那男生在我眼里简直一点儿闪光点都没有,可大姐竟然如痴如醉地陷进去了。大姐给睡懒觉的他买早饭,帮他到图书馆抄资料,给他洗衣服陪他看电影,甚至还开了我们宿舍的先河给他织了一件草绿色的毛衣。我的那点儿毛线活就是那时候学来的,但从不想给它们找点儿用武之地。那时我觉得女孩子谈恋爱是用来被宠的,怎么自己倒像做了别人的保姆似的还甘之如饴呢。大姐这时脸上经常挂着一种很母性的笑,记得有一次我跟大姐开玩笑说应该咱在前面趾高气扬地走让男生在后面追好了。大姐却笑着说找份爱情不容易呢。

半个学期大姐就像捧着一件易碎的艺术品般呵护着这份爱情,可还是没能留得太久。在那男生毕业半年后,有一天大姐悄悄请求我陪她出去吃顿饭,说是那男生来了。听大姐的语气和她眼里噙着的泪,我就猜测出发生了什么。果然和那男生一块儿来的还有一个女孩,那女孩好像从不知道男生和大姐曾经的故事,而大姐也表现得只是一个普通老乡的样子。吃饭甚至给那女孩夹菜一切都很自然,整顿饭倒是憋闷的我没吃进什么东西。回校时我陪大姐坐在小河边的栏杆上,从来没看到大姐哭得那样伤心。

找份爱情真的不容易啊,大姐好长时间从这份伤害中走不出。又过了一个学期,班里有个各方面都不错的男生被高中时的初恋甩了,很消沉经常喝酒。大姐是班里的团支部书记,也许是同病相怜也许是尽自己的职责,大姐时不时地要开导开导他。一段时间后我们竟然发现他们开始出双入对了,甚至手牵着手走路。青春岁月真的经不住太多的寂寞,可我却说不出这到底好还是不好,心里对大姐有些无故的担忧。果然短短两个月后,只是初恋的一个电话就把那男生招了回去,大姐又回复从前的孤单。

往后一直到毕业,再没看到大姐公开的爱情,她说自己已经不稀罕什么爱情了。大姐对我的照顾最多,和我说的悄悄话也最多。可有时大姐会用一种不解的口吻问我,你对男生那么苛刻那么高傲,可为什么就那么多男生喜欢你呢?这时我的心里就会有些疼,就会骂那些男生都是有眼无珠。

毕业后天各一方,几年后的一个晚上,刚从电视里看到黛安娜王妃车祸身亡,还没从悲凉中缓过神儿来,接到大姐的电话说一周后她要结婚了,爱人是一个单位的,一位普通的电器工程师,但真的是很宠爱她。那一刻我的泪水竟然夺眶而出,电话那端大姐也哭了。找份爱情不容易,大姐终于找到了。

去年同学聚会,虽然有各自的老公和孩子陪同,我们还是甩了他们有了一次彻夜长谈,很欣慰大姐正过着一个普通女性的幸福生活。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