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民工开新闻发布会讨薪

发布时间:2021-01-20 13:50:17 阅读: 来源:金属床厂家

农民工开讨薪新闻发布会

讨薪:150名农民工血汗钱被拖欠了一年多,为讨薪40多农民工在工地组织“民工讨薪维权新闻发布会”

账单:建筑方拖欠农民工工资累计约80万元。截至目前,全省仍拖欠工程款近14亿元

反思:从“跳楼秀”到“新闻发布会”,农民工都将期待的目光投向新闻媒体,由此

讨薪发布会·现场

40名农民工组织“讨薪发布会”

昨日,在西安市高新区一狼藉不堪的工地院落内,40余名农民工临时搭建起了“民工讨薪维权新闻发布会”场面,然后以一种“平静”的心态,期待着媒体记者们的到来。在“新闻发布会”会场的对面,就是他们流血流汗建起的“半拉子”楼房……

“我们希望借助媒体力量讨薪”

“在这大半年里,我们先后找过多家单位和政府部门,但都没得到明确的答复,至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要到工资。我们大都是家住四川的农民工,有的为讨要这笔工资已往返西安、四川多次,加之学校即将开学,夏种也不能耽误,孩子的学费、农药化肥再加上种子,这笔钱,我们真不知道从哪里来?为维护社会稳定,避免不安定因素的发生,我们真诚地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为我们‘清欠’这笔被拖欠的血汗钱……”

在昨日这场特殊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位稍稍经过“打扮”,穿着衬衣、西裤的新闻发言人吴峰替在场40多名农民工致以简短的发言辞。

80万血汗钱被拖欠一年多

阳光中,一张张农民工的脸庞上映衬出来的是蜡黄和黝黑,身上穿的衣服没有一件能看出底色,脚上的解放鞋和布鞋都或大或小的带着窟窿或补丁,就连裤子,都被汗渍浸得斑斑驳驳。

在众多男性农民工中,记者发现了一位怀着同样期盼的妇女。经打听才知道,她是和丈夫陈黎明一起到该工地做工的。来自四川仪陇,38岁的陈黎明告诉记者,他和老婆来西安打工4年了,12岁的娃娃在老家由爷爷奶奶照顾着,夫妻俩现在提起来孩子的学费就发愁,时不时为此拌嘴。

据了解,吴峰和工友们所在的工地于2003年12月开工,2004年11月停工至今,建筑方拖欠农民工工资累计约80万,长达一年多,涉及农民工150人。

要不到钱就卖老板的“别克”

在工地的二层办公楼内,建筑方负责人陕西安达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呼永平面对记者也徒叹无奈,他说由于开发商中途变更设计,使他垫资数额翻了一番,目前公司无力为继,连开发商也找不到了,公司方也在尽力为农民工们想办法。

楼下,数名农民工围在呼永平的“别克”商务轿车前一直没有离开。其中来自长安区、现年18岁的安少华显得比较沉默,为了被拖欠的4000多元钱的薪水,他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来到工地。工友告诉记者安少华是个孤儿,他的血汗钱是用来照顾奶奶的。当记者得知他从12岁就在外靠卖力气打工挣钱的时候,安少华说:“年轻,吃苦没啥,只要奶奶过得好,比啥都强。但流血流汗挣来的钱一定得要回来,如实在要不到,我们大家商量,准备把老板的‘别克’卖了抵工钱。”

讨薪发布会·账单

全省仍拖欠工程款近14亿

近日,省政府对全省各市区清偿建设领域拖欠工程款情况进行了专项检查。结果显示,截至目前,全省各设区市(示范区)上报拖欠工程款351941.27万元,涉及工程项目3292个,其中政府拖欠146732.29万元;清偿拖欠工程款213414.2万元,占上报拖欠工程款额的60.64%,现剩余138527.07万元;其中政府投资工程拖欠清偿91905.57万元,占政府投资工程拖欠总金额的62.63%。

检查暴露出的问题是,今年特别是进入3月份后,清理建设领域拖欠工程款工作进展缓慢;各地区清欠工作发展也不平衡,一些设区市(示范区)清欠形势还相当严峻,政府拖欠2005年全部完成财务结清资金还未得到有效落实,财政困难县拖欠工程款仍无法解决,“普九”教育中的校舍建设、交通等基础建设工程拖欠工程款依然较多。记者 靳曼

讨薪发布会·反思

“发布会”折射农民工维权渠道不畅

农民工们通过举行新闻发布会、邀请记者到场,公开表明维权立场、态度和要求……相对于以往在新闻媒体中频频出现的农民工极端维权方式,此次农民工的做法从表面上看来似乎很“理性”,似乎是农民工维权意识的觉醒。

但透过现象,我们心酸地看到,讨薪新闻发布会与其他方式相比,仍是一如既往的无奈之举。农民工们“挖空心思”的目的只是:引起社会的关注,讨回理应属于自己的“血汗钱”。

不难发现,无论是一度流行的“跳楼秀”,还是目前出现的“新闻发布会”,这些讨薪形式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农民工们不约而同地将期待的目光投向了新闻媒体,渴望以媒体的影响力来引起社会和政府的关注,而由此所折射出的却仍是农民工维权渠道的不畅,政府相关部门的职能缺失……

更为重要的是,任何一种讨薪形式,甚至包括政府的“清欠风暴”,都未能从根本上改变欠薪以及讨薪的秩序或格局。据悉,目前我省暴露出的问题是:今年3月份后,清理建设领域拖欠工程款工作进展缓慢,政府政策未得到有效落实,财政困难县拖欠工程款仍无法解决。

见惯了政府、明星们召开新闻发布会,如今农民工的新闻发布会的确让人眼前一亮。但是,我们同时感到心酸异常……

一个共同的期待是,政府部门不能任由农民工奔走呼号而置身事外。从长远看,我们认为,政府建立健全农民工工资保障机制,成立农民工服务机构。加强舆论和法律监督,对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行为严惩不贷,规范用工市场和健全市场监管体制,从源头上查找欠薪症结所在,从根本上遏制欠薪现象的产生可能才是当务之急。

责任编辑:hdwmn_hjw

腹痛腹泻发烧怎么回事

经常腹泻是什么原因

急性腹泻使用哪种药物

相关阅读